当前位置 :主页 > 基金 >

资讯中心

12只大数据基金业绩盘点:成立最早的那只今年收益3748%
* 来源 :http://www.tourdavao.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02 10:11 * 浏览 :

  大数据可谓今年基金市场中最热门的概念之一,目前自称为大数据基金的产品已有12只。这些产品究竟如何利用大数据,运作情况如何,界面新闻对其进行简要梳理分类,帮助投资者进一步看清这些基金的大数据“成色”。

  大数据基金,顾名思义,是以互联网大数据为信息源,以挖掘其中有用信息为主要选股标准和手段的基金。大数据基金最早以指数基金的形态问世,随着市场对大数据的热度不断升温,产品形态也越来越多样化,加入了越来越多的人工选股因素。若按投资分类,可将这些基金分为被动指数型和主动管理型,主动型中又可分为混合型、股票型和保本型。

  最早的大数据指数产品是银河定投宝中证腾安指数(519677),该基金成立于去年3月,标的指数为中证腾安价值100指数。紧随其后的是广发、南方、博时三家基金公司。它们相继与百度、新浪、阿里巴巴合作开发了大数据指数,分别成立了广发百发100指数A (000826) 、南方大数据100(001113)、南方大数据300A (001420)和博时中证淘金大数据100A (001242)。

  与一般指数基金类似的是,这些产品呈现出高风险的特点,广发百发100指数A就是其中典型。

  从上表可看到,五只指数基金中,有四只年内最大回撤高达50%左右,广发百发100指数A最高,达到了60.21%。在该基金二季报中,基金经理如此反思暴跌的教训:“受限于90%-95%的仓位,被动指数的基金很难对市场做出积极的应对。指数基金股票持仓的在流动性枯竭与大额赎回共振时又加剧了偏离度的幅度。”

  与一般指数基金不同的是,这些大数据指数基金中,除银河定投宝外,都大大缩短了调整样本股的周期。传统的指数换股频率为半年一次,广发、博时、南方的换股频率则为一月一次。

  换股周期的缩短给指数基金带来了震荡市中主动出击的机会。以广发百发100指数A为例,在三季度中,在90%的仓位要求之上,该基金于急跌后积极布局潜力题材,提升仓位,借市场复位反弹来回补收益。后续市场回暖,该基金亦获得了超越同类平均的收益,近3月收益率为40.89%。

  从整体业绩来看,大数据基金并无过人之处。广发和银河这两只成立满一年今年以来收益分别是27.45%和37.48%,而同类平均水平为31.53%。南方的两只基金成立半年多,目前单位净值在发行价上下波动,稍好于同类平均水平。

  鉴于指数基金风险较高、操作被动的教训,后来者纷纷推出了主动型产品,尤其强调仓位的灵活性。今年3月,天弘基金推出了首款主动管理型大数据基金天弘云端生活优选(001030)。7月,上海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京东合作成立了东方红京东大数据混合(001564)。广发基金在前期百发100指数基础上,也推出了多款不同风格的主动型产品,目前在运作的有广发百发大数据精选混合A(001741)和广发百发大数据成长混合A(001734)。12月,嘉实基金推出了一只股票型基金嘉实腾讯自选股大数据策略股票(001637)。

  上述基金中,除天弘外,其他都未满6个月建仓期。从目前成绩来看,成立以来收益率最高的是东方红京东大数据混合,达到9.4%。

  稍早成立的天弘云端生活优选表现也不太好。在大调整期间了-45.77%的回撤后,三季度仓位维持在三成左右的保守状态,近半年净值始终处于低位波动中,目前累计收益率为-6.94%。

  由于这些偏股型基金成立时间较短,难以了解基金对大数据的实际利用状况和业绩优劣,尚需时日观察。

  除了偏股型基金外,挂钩大数据概念的还有保本基金—博时招财一号保本(001238)和国金鑫安保本(000749),两款产品的“大数据靠山”分别是蚂蚁金服电商大数据和中证腾安价值 100 指数。

  由于保本基金的股票投资不能超过40%,这两款产品对大数据的使用也只能在这40%的范围内。不过,从它们过往的股票配置比例来看,“大数据”目前仍停留在前期宣传概念里。从下表中可看到,两只基金最新股票配比仅为不到1%,最高的时候也未超过7%。

  远离股市,这两只保本基金将大量资产放在了债券和现金中。再看它们的收益率,今年4月成立的博时招财一号保本目前处于-1.30%的微跌状态。国金鑫安保本成立近一年半,目前累计收益为7.64%。该基金目前已经进入第二个保本周期,且在本周期内设置了8%的触发收益率。

  综上,从业绩来看,今年颇受瞩目的大数据基金,形态较成熟的指数基金并没有获得瞩目收益,且风险较大。而新发的偏股型基金大多尚在建仓期内,难言成败。至于保本型基金,目前还看不出与大数据思沾边的迹象。在大数据基金的发展中,基金管理者的投研能力起到愈发重要的作用。

  另外,若从数据本身来追究这些基金的“成色”,会发现它们的数据“含金量”也参差不齐。

  一、互联网大数据作为信息来源的使用比例。上表中可看到,中证腾安指数的股票初选由济安金信的软件系统根据“济安估值”自动完成,并未提及腾讯大数据在其中的作用。因此,挂钩腾安指数的银河定投宝和国金鑫安保本都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大数据基金。

  天弘云端生活优选说明书中写道,“利用公司大数据研究平台对大消费行业的海量数据(包括电商数据、上市公司数据、国家权威机构公开数据以及其他第三方数据等)进行综合分析。”从这段话来看,电商数据不是唯一数据来源,只是作为分析对象之一而存在。而在该基金的季度报告中,也看不到对大数据信息来源的使用说明。

  二、数据与资本市场之间传导径长短。这些基金的数据来源各式各样,包括互联网财经、搜索引擎、电商平台等,数据对股票的价格表现有多少预见力和说明力?从传导径来看,不论是用户对财经新闻的阅读、对事件的搜索、亦或对商品的购买,它们都不能算近,如何从海量数据中剔除噪音,提炼有用信息,着基金管理者的。

  三、数据体量。数据需有足够的量才有的基础。界面新闻此前曾对嘉实腾讯自选股大数据策略股票做过产品评测,嘉实称数据来源于“腾讯财经和腾讯自选股上5000多万用户的行为”,并强调使用的是对股价波动具有较强解释能力的“自选股用户使用行为”数据。但从宣传资料来看,这部分关键数据的体量和实际影响力却语焉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