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科学幻想- 骑士的血脉 更新~第8部完
骑士的血脉 更新~第8部完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普通话-国自产拍在线更新-国产自产区44页]

地址发布页:

 第一章 强人聚会

  黛娜一脚踏出,她双手抡圆,手中的重骑士枪呜呜地盘旋舞动起
来。

  这绝对不是黛娜家的家传武技。

  黛娜很清楚,以卡文和父亲的关係,父亲肯定会把家传武技的利
弊仔仔细细对他讲解,甚至还可能亲手和他对练。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黛娜绝对不会使用那些熟悉的招式。

  此刻她所用的是小队所有的人替她精心创造的一种全新武技,这
是以莉娜贡献出来的一种叫做「风华圆舞曲」的武技作为核心,融入
了三姐妹的「地狱绞杀技」,再配合玫琳的「荆棘防御阵」,创出攻
守合一的新战技。

  黛娜紧握着骑士枪的中段,骑士枪如同旋风一般席捲,不时还会
如闪电雷鸣般打出一连串的攻击。

  这套武技原本被莉娜命名为「地狱追魂曲」,没有想到从黛娜的
手 施展出来,反倒更像是一场霹雳风暴。

  卡文连着接了三招,心 就不停地叫苦。

  原本他吃定了黛娜,以为卡隆绝对不会看错女儿的实力,没有想
到交手之后他才发现,黛娜绝对已经达到了瓶颈期。

  不但是瓶颈期,还是境界和斗气强度双双达到了瓶颈期,这离最
终突破就只有一点距离了。

  这种人虽然名义上仍旧只是普通骑士,真得打起来未必就怕王牌
骑士。

  更令他感到害怕的就是黛娜施展的武技。

  原本他有把握对付黛娜,就是因为他对黛娜的雷霆战技熟到没有
办法再熟的地步,没有想到黛娜会临时改变战法,更讨厌的是这套武
技恰好可以克制他。

  他的武技追求的是轻灵飘逸,双手弯刀就像两股不着力的轻风,
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刀。面对黛娜家传的雷霆战技,只要避其锋芒,然
后顺势切入内圈,用一连串的快攻,绝对可以在瞬息间战胜黛娜。

  但是现在处于下风的反倒是他,如果他是轻风,黛娜就是暴风,
他根本不敢切入内圈,一旦进去,就不是切入而是被捲入,一字之差,
意义大大不同。

  卡文不得不放弃原来的打算,试着破解这如同暴风一般的攻势。

  可惜他没有时间,当初约定好以十招为限,十招一过,就算他输。

  等到黛娜用到第六招的时候,卡文终于忍不住了,只见他双手弯
刀十字交叉,一下子插入了骑士枪製造出来的风暴之中。

  他用的是洩劲和导引的手法,还加入了一股扭绞的暗劲。

  「铮铮」的金属摩擦声伴随着刺眼的火星,在三件兵刀间不停暴
闪。说到实力,卡文这个王牌骑士确实高出一筹,说到斗气的强度,
同样也是卡文更强,可惜他的应对办法错了。

  黛娜的骑士枪已经舞动了起来,从一开始就一直加速到现在,就
像是滚雪球一样,一开始或许只是一颗小雪球,但是现在却已经变成
了能够把一整幢房子埋掉的大雪堆。

  雷霆斗气原本就刚猛霸烈,此刻积蓄了这幺久,骑士枪上含而不
发的劲力早已经到了令人不寒而慄的程度。

  卡文的这一击恰好成了宣洩的出口。

  只听到一连串的轻响,前面那把弯刀崩碎成了无数碎片,后面那
把弯刀同样被刚猛到极点的劲道崩开了一个大缺口。

  杀敌一万自伤三千,黛娜也不是什幺事都没有,卡文的暗劲穿透
力很强,顺着她的骑士枪而上,震伤了她的双手,她双手虎口的部位
全都裂开口子,握枪的地方全都是血。

  不过她没有丝毫停顿,骑士枪猛地一震,朝着卡文刺去。

  卡文连忙用完好的那把弯刀格挡,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但是
马上他就后悔了,因为他想起自己根本就不该这幺做,这已经是第七
招。

  容不得他后悔,那骑士枪如同龙捲风一般朝着他刮了过来,龙捲
风的风眼就是那锐利的枪尖。

  这一招虽然险恶,不过卡文看到了一丝希望,他看出了这招力量
不足。

  刚才他硬接的那一下虽然让自己损失惨重,却也不是一点收穫都
没有,至少打断了黛娜的蓄势,所以黛娜现在这一击远没有刚才的威
力。

  卡文决定行险,他用手 的断刀强行格挡,另一把刀紧贴着骑士
枪划了过去。

  突然龙捲风变成了闪电,黛娜的变招同样极快。

  卡门的刀刚刚格上枪尖,立刻就感觉到不对,他对雷霆战法实在
太了解了,当然知道这一击不能硬接。

  又是一阵金属碎裂声响起,断刀变成了飞散的碎片。

  不但刀断了,就连拿着刀的那只手也一起碎裂开来。

  卡文连忙闪开,一道紫色的电芒擦着他的身体划了过去。

  与此同时,黛娜也挨了一刀,那紧贴着骑士枪飞来的刀光,让她
避无可避。

  雷霆战法一往无前,没有任何守式,不是她击中别人就是别人击
中她,双方同归于尽也是非常正常的事。

  这已经是第八招。

  卡文怒极攻心,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堂堂一个王牌骑士会被逼迫
到这样的程度。

  最令他感到愤怒的是,如果十招过去,以他此刻的状况,别人肯
定判他输。

  惊怒交加,这个伪君子终于露出了他暴虐的一面,他的脸扭曲
着,以往一直以来掩埋在心底的那些负面情感一下子爆发了。

  那把已经折断的弯刀突然间爆射出数米长的刀芒,与此同时,卡
文的另外一把弯刀划出了一道神秘的弧光。

  刀芒笔直而且犀利,一路之上势如破竹,刀弧闪烁变幻,速度快
疾而且路线诡异。

  只听到一阵金属折断声响起,黛娜的骑士枪一下子折断了,折断
的地方离黛娜的右手只有半寸的距离,黛娜的反应也很迅速,她单手
握住仅剩下半截的骑士枪迅速挥出,硬接了这一扡。

  诡异的刀弧紧贴着她战甲的右肋划了过去。

  但是还没有等她站定,刀弧闪烁变幻着朝着她劈了过来,这些刀
弧有十二、三道之多,飞行的轨迹完全无法确定,就像是风中的落叶
不可捉摸。

  围观的人个个感觉不妙,这根本就已经不是在切磋,而是变成性
命相搏,那样的刀弧中一下并不可怕,最多轻伤,但是中两、三下的
话就未必承受得住了,如果被命中五、六下,不死也是重伤。

  莉娜第一个抢上前去,但是还有两个人比她更快,虽然动作稍微
晚了一些,却如同两道电光一般眨眼问闯入了场内。

  一个是黛娜的父亲,毕竟骨肉连心,他对女儿再不满,毕竟是他
的女儿。

  雷霆战法以刚猛着称,却很少有人知道它的速度也极快。

  另外一个人居然是翠丝丽,她不但快,还有说不出的轻盈,她的
身体还飘飞在半空中,却已经一掌虚按了出去。

  但是没有人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已经被逼入死角根本来不及
闪避的黛娜,也突然间变得快如闪电,她没有躲闪,反倒是朝着一道
刀弧沖去。

  这一变化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黛娜的父亲和天才少女翠丝丽
猛地收住了各自的脚步。但是翠丝丽的那一掌已经打出去了,想收都
收不回来。

  两边几乎同时发动,身形疾如闪电,黛娜挥舞着已经断折的骑士
枪,击打在那道刀弧之上,只听到铮的一声,弧光被击散,黛娜一沖
而过,漫天乱飞的刀弧在她身边纷纷掠过,全都击空了。

  十招。

  这已经是第十招了。

  「你们耍赖。」卡文突然间怒喝起来,他愤怒地指着翠丝丽:「你
破坏对决的规炬,插手神圣的对决......」

  天才少女毕竟是天才少女,脑子转得飞快,她并没有打算争辩,
而是用手一指卡隆:「他也跑进来了,你怎幺说?」

  这一指,卡文顿时噎住了,谁都知道副团长闯进来是为了救女
儿,但是副团长偏偏是他这边的人。

  他刚才急切间想好那一串强词夺理的话,可以用来对付105小
队的任何人,但是把副团长牵扯进来,对他绝对没有任何益处。

  「长官他至少没有出手。」卡文仍旧抓住刚才的理由不放,他也
只有这样继续胡搅蛮缠下去,如果服输的话,他就要按照当初的约
定,放弃对黛娜的追求。

  「好吧,就算我出手了,那也改变不了什幺,按照对决的规则,
两边同时犯规,可以宣布这场对决失效,重新再进行一场对决。」翠
丝丽笑咪咪地说道。

  「这怎幺可以?」

  「你是站在哪一边的?」

  玛格丽特、罗莎和二姐妹顿时吵嚷了起来。

  嘉利、诺拉、罗宾、莉娜和利奇没有说话,前面两个人是因为性
格如此,不会轻易发表意见,罗宾和翠丝丽是密友,当然不会说好朋
友的坏话,莉娜则是因为实力够强,她已经知道翠丝丽为什幺这幺说
了。

  黛娜刚才那闪电般的动作绝对不正常。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已经突破了瓶颈,她对雷霆斗气有点了解,雷
霆斗气总共有九重境界,前五重只是威力比别人强一些,攻击比别人
刚猛霸道一些,只能够勉强算是高级功法,但是从第六重开始,雷霆
斗气就会发生质的改变,不再追求威力强大,而是着眼于速度。

  雷霆斗气正是凭藉后四重境界的实力,才有资格被算入顶级功法
之列。

  这边的人七嘴八舌,那边却是完全沉默。

  连翠丝丽、莉娜这样的外人都已经看出了其中的奥妙,对雷霆斗
气了若指掌的卡文,怎幺可能不知道黛娜已经成了王牌?

  而且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修练雷霆斗气的人晋升王牌之后的强
悍,实力提升的程度远不是其他骑士晋升王牌时所能比的。

  「如果你不愿意承认这次对决,可以再打一场,时间地点随你挑,
如果你愿意承认这次对决,那幺就当做平手。」翠丝丽不屈不饶地说
道。

  虽然只是平手,不过按照当初的约定,平手的话仍旧是黛娜赢,
卡文脸色铁青,偏偏他没有办法发作。

  裴内斯六月分的天气一向不错,除了热一些,天空永远是晴朗的。

  六月同样也是商店大减价的时候,因为天气炎热,逛街的人渐渐
减少,商店只能以降价策略来招揽顾客。

  利奇并不是第一次和女人一起出去逛街,所以他很清楚今天他会
很累,因为今天他是苦力。

  虽然直到最后,卡文那个家伙也没有答应承认对决的结果,不过
大家心照不宣,全都当他承认失败了。

  心情大好,队长嘉利难得宣布今天放假一天。

  这既是为了庆祝黛娜的胜利,也是为了庆祝105小队又多了一
位王牌骑士。

  和莉娜不一样,黛娜的人缘非常好,以前战斗的时候一直都是她
顶在前面,她又是副队长,整个小队的人全都受过她的照顾,所以1
05小队的每一个人都为她感到高兴。

  女人逛街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而比女人逛街更恐怖的就是女骑
士逛街,因为她们的脚力更好,走多少路都不会感觉累,更重要的原
因是,女骑士的钱包都很满,莉娜这个多金败家女就用不着说了,1
05小队其他的女人同样个个都是富婆,骑士的工资和津贴原本就
高,吃饭又是免费的,所以平时很少有花钱的机会。

  利奇以前就知道骑士有钱,这一圈逛下来,他才真正知道骑士有
多幺富有。

  别看黛娜小姐、嘉利队长她们几个从来都不买漂亮的衣服,也不
买化妆品、香水之类的东西,就当做她们没有女人的喜好。

  她们不买这些,是因为身为骑士的她们能够用上这些东西的时候
极少。

  但是有一件东西,只要是女人就肯定会喜欢。

  那就是珠宝。

  女人看到这些闪亮的石块就立刻眼睛发直。

  「利奇,看看,这条项链适合我吗?」

  「帮我看看这条手链,怎幺样?」

  「这个髮夹也不错!」

  「......」

  每进入一家珠宝行,这些女人就立刻会变得激动起来。

  当然等到出来的时候,肯定会拿着一堆大大小小的盒子走出来。

  是好珠宝这类东西全都不占地方,所以利奇完全拿得过来。

  这些女人似乎对裴内斯所有的珠宝行都了若指掌,她们一家接着
一家扫过去,有的时候只为了某个款式,还会在两家珠宝行之间来回
奔波。

  利奇跟在她们的身后只感觉到累,从心底到身体都非常累。

  走了好几个小时,到了傍晚时分,这些女人开始为到哪里去吃饭
而争论起来,当然黛娜本人绝对不会参加这种争论,因为她对吃东西
并不是很在乎。

  主要是莉娜和罗宾这两个女人意见不统一,莉娜的口味比较重,
而且喜欢热闹,罗宾的口味清淡,更喜欢格调优雅的地方。

  因此两个人争吵不休。

  虽然吵架的是莉娜和罗宾,不过利奇却能够清楚地感觉,莉娜其
实是在和那位天才少女翠丝丽抢风头,罗宾只是翠丝丽的代言人罢
了。

  他绝对不想捲入到这种事情 面,远远躲在街道拐角的地方。

  耳边儘是两个女人争吵的声音,利奇无所事事地朝着四周张望
着。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因为他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拄着拐杖的白髮老人身边跟着一个矮胖子,老人正吞云吐雾
抽着烟,稍微远一些的地方,一个戴着圆边眼镜像是学者的人正和一
个满头银髮雍容华贵的老妇人正交谈着。

  利奇连忙跑到莉娜的身边。

  莉娜和罗宾吵得正起劲,利奇拉了拉她的下摆,莉娜一转头,眼
睛一瞪,她正满肚子火气,自然没有什幺好脸色给利奇看:「干嘛拉
我?」

  「我找到一个不错的地方。」利奇不想和莉娜争辩,他知道争辩
没用,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

  莉娜满脸狐疑,她可不认为利奇对首都有多幺了解,而她也知道
利奇手 有多少钱,这个小穷光蛋绝对不可能认识什幺高级的餐厅,
但是她又不认为利奇会胡说八道。

  「说来听听。」翠丝丽抢先开口。

  「那边转角两百米外的地方有一家餐厅。」利奇连忙说道。

  莉娜想了想,她是活地图,对于裴内斯的每一个角落都了若指
掌,稍微一想,她立刻有点印象。

  「那 好像确实有一家挺有名的餐厅,那家餐厅已经开了很久,
我老爸挺喜欢,去那 的大多是一帮老头子、老太太。」莉娜说道,
她突然掐住了利奇的脸颊轻轻拧了两厂:「你看到了什幺?」

  「一位银髮老太大。」利奇挑自己不认得的那个人说,莉娜的手
指梢稍用了点力,掐得利奇嗷嗷直叫,她知道利奇肯定没说实话,利
奇要心眼的时候,眼珠子会咕噜咕噜乱转。「银髮老太太?」翠丝丽
摸着下巴沉思了片刻,她的嘴角渐渐浮起了微笑:「我猜到大概是谁
了。那个餐厅不错,就选择那 吧。」

  莉娜并不比翠丝丽差多少,名人 面女的又不是很多,老太太更
少,稍微一想她也有了大致的答案。

  虽然也猜到了答案,不过毕竟比翠丝丽晚了一些,莉娜见不得翠
丝丽得意,冷冷地说道:「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一群女人拐过街角,朝着利奇刚才所说的那家餐厅走去。

  那是一家非常老旧的餐厅,木质的门廊已经染上了岁月的风霜,
黑色的大门边缘地方露出了斑驳的红色底漆,醒目的红色和忧郁的黑
色相间,别有一番风味。

  餐厅 面的空间并不是很大,整个餐厅是长条形的,桌子全都靠
墙摆放,恰好是两排,这些桌子并不是很大,不过人多的话倒是可以
并在一起。

  她们一进来,立刻就有侍者过来问她们有没有预约。

  这些女骑士都有些心不在焉,她们的眼睛全都盯着 面一张并起
来的餐桌。

  那是一群人,一大群人,远远不止利奇刚才看到的那四个。

  「你认得几个?」莉娜朝着翠丝丽低声问道。

  翠丝丽苦笑了一下,莉娜现在还要和她争个上下。

  说实话,她看到那些人的时候,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张桌子坐着十个人,她居然只认得其中七个,这七个人无一例
外是在各自领域巅峰之上的人物。虽然她不认识另外三个人,不过直
觉告诉她,这三个人绝对不会比另外七个人差。

  甚至有可能更高。

  「为什幺不说话?」莉娜继续挑衅道,她难得能够让这个当年的
竞争对手吃一次瘪,她敢肯定,翠丝丽只认得其中的七个,而她偏偏
对另外三个人 面的一个有印象。

  这幺一大群人盯着那边看,那边的人当然会有感觉,莉娜、罗宾
和翠丝丽认得那 面大部分的人,同样那 面的大部分人也认得她们
三个,所以打招呼是免不了的,不过那些老人并没有走过来打招呼的
意思,顶多是远远地招沼手。

  唯独那个图书管理员站了起来。

  他一站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离开椅子,不过那个人连忙拦着,不
知道他说了些什幺,其他人这才重新坐下,不过虽然坐下了,但是眼
神却和刚才略微有些不同。

  这番景象全都落在了105小队的人眼 ,翠丝丽和罗宾两个人
彻底傻了,她们俩认得那群人 面大部分的成员,所以知道这群人的
身分,但是她们俩偏偏不认得这个戴眼睛像是学者模样的人。

  不过就算不认识,也可以从其他人的举动看出来,这个学者模样
的人,在这群人中间的地位绝对不简单。

  骑士的听觉和视觉全都超越常人,更别说这 面还有诺拉这种感
知力超常的侦察骑士,却偏偏没有一个人能够听到那群人在说些什
幺,这让她们更加感到惊诧,因为这意味着这十位 面的某一位能够
遮罩她们的感知,她们无法想像这是怎幺做到的。

  看到图书管理员过来,利奇立刻恭敬地走到前面,莉娜也没有了
往日的轻狂。

  「真是巧合,你们也到这 来吃饭?」图书管理员走过来打招呼
道。他看了一眼利奇,居然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能够知道变通,
不错,非常下错。」

  一听到这话,利奇立刻就明白了,图书管理员大叔的讚赏是因为
「一杯血」。

  「没您的指点,我哪里会有这样的突破?」利奇难得这样谦虚。

  「艾斯波尔送你那把骑士刀,你想过怎幺用吗?」图书管理员也
不和刊奇客气,他过来不是听利奇谦虚的。

  以他的实力当然一眼就看出了利奇的问题,利奇的问题就在于
「乱」,利奇修练的功法很乱,武技很乱,未来可以走的路同样很乱,
利奇原本走的是重装防御者的路子,自创的「镜.反射」甚至有资格
进入绝学的行列,不过重装防御者的前景暗淡,自古以来能够进入天
阶的重装防御者就没有几个,更别说成为剑圣了。

  很显然105小队的其他成员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利奇转成
轻装防御者,这是一种冷门的类型,不过前途却比重装防御者光明得
多,历代剑圣之中就有好几个是轻装防御者。

  按照图书管理员看来,利奇如果按照这条路走下去,前途绝对看
好,十七种神技之中有一种叫「金刚决」,就是最适合轻装防御者使
用的武技。

  可惜利奇阴差阳错从莉娜那 学会了「光轮斩」。

  这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这位大叔不由得动心了,因为「光
轮斩」同样也是他修练的几种神技之一。

  那天完全是一时冲动,他用剑圣传承的方式把自己的一部分感悟
存放在利奇的意识之中。事后他有些后悔,这确实有些鲁莽,这等于
是强迫利奇沿着现在这条路走下去。

  但是如果按照这条路走下去,利奇就不得不改变已经习惯的那种
战法。

  也正是这个原因,大叔请艾斯波尔出马送来的那把骑士刀,这既
是一种指点,也是一种补偿。

  「确实有点问题。」利奇挠了挠头,自从得到那把剑不像剑、刀
不像刀的兵器之后,他和莉娜一直琢磨着要怎幺用,却没有找到合适
的办法。

  「有问题就好。」图书管理员点着头,他看了一眼莉娜,又看了
看旁边的那位天才少女:「有问题的话,就多问问身边的人,问一个
不够的话,就多问几个人。」

  利奇顺着这位大叔的眼神转头看去,一看到翠丝丽,他多少明白
了一些。

  相处的这段时间,他也看出来,莉娜确实差翠丝丽不少,论见多
识广,莉娜稍逊一筹,她天生对学习不感兴趣,不像翠丝丽对各种各
样的学术和研究都涉猎极深,论视野的高度更是没有办法比,很多时
候,翠丝丽看待问题的角度,让他感觉和眼前这位图书管理员非常相
似。

  大叔原本并不打算说得太多,不过他最后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
句:「有的时候必须懂得取捨。」

  说完这些,他朝着旁边的这些女骑士们打了个招呼:「我就不陪
你们了,一群老朋友正等着我呢。」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餐厅的门一下子打开了,一个人急匆匆地闯
了进来。

  女骑士们回头一看,脸色顿时全都变得难看起来。

  闯进来的人是卡文。

  这一次他的身边并没有跟着黛娜的父亲,而是跟着另外一群骑
上。

  卡文并没有在意105小队的其他成员,而是逕自走到黛娜的面
前,他一手握着花束,另外一只手 面拿着一个小小红色的盒子。

  「你不是承诺过不再来纠缠我了吗?」黛娜满脸不悦,她早已经
猜到这个家伙绝对不会履行承诺,肯定会耍花招唬弄过去,却没有想
到,才几个小时他就这幺做了。

  「我又没输,你应该很清楚,按招规则是你输了,副团长踏入圈
子是为了救你,我为了顾及他的面子,当时才不开口反驳。」卡文理
直气壮地说着,好像自己的理由非常充分似的。

  「我是见过无耻的人,却没有见过这样无耻的。」莉娜在一旁连
连摇头,其他人也一样用鄙夷的眼光看着这个人渣,就连翠丝丽也是
如此。

  利奇则凑在图书管理员的耳边嘀嘀咕咕,把今天发生的事全都说
了一遍,他也不管这位大叔有没有兴趣听这些东西。

  利奇多少有点私心,他知道这位大叔的身分肯定非常高,绝对比
莉娜的父亲要高一筹,他也没打算拉大叔当帮手,只要做一个见证人
就足够了。

  「你知道我的心,我不能没有你,而且我们之间的婚事是你父亲
答应的。」卡文继续暗中打了个手势。

  他带来的那帮人立刻在一旁起鬨,卡文这一次也是被逼到没有办
法,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早上对决结束的时候,他的脑子乱哄哄的,
但是等到回去之后仔细一想,他立刻知道,如果不抓紧机会的话,以
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很清楚修练雷霆斗气的人晋升为王牌骑士之后,实力的提升会
有多大,他也知道一旦等到黛娜的境界巩固下来,完全有可能反过来
在十招之内击败他。

  实力提升,地位也会随之提升,受重视的程度也会提升,到了那
个时候,十之八九会有更强有力的竞争者跳出来。

  卡文自己最清楚他在差不多年龄骑士 面的位置,虽然身为王
牌,但是他却是最差的王牌,实力绝对垫底。

  所以他决定就算得罪副团长也在所不惜,卡文有自信,以他的手
段,小小的得罪绝对能够在事后弥补。

  「黛娜小姐,你应该知道,今天这场对决我输得很冤,聿好对决
的胜负除了当场确定之外,还有事后申诉的机会,我已经把对决记录
提交给骑士总部了。」卡文装出为难的模样,歎息了一声说道:「其
实我不想那幺做,因为那对卡隆先生是一个很大的伤害,他是我最敬
重的人,又是你的父亲......」卡文正恬不知耻地不停说着,图书管理
员大叔的那些朋友对这边围拢着那幺多人突然感兴趣起来,纷纷走过
来看热闹。

  「这倒底是怎幺一回事?」女人的八卦心总是比男人要强烈一
些,那位银髮老太太莎尔夫人首先开口。

  图书管理员听利奇说了前因后果,对卡文原本就不怎幺有好感,
他虽然也年轻过,也经历过这种事,不过追求女人的手段也有高下之
分,卡文这样的做法绝对让人看不起。

  到了他这样的地位,自然可以有什幺说什幺,只见这位大叔指了
指卡文轻声说道:「这个人追求那个女孩,手段用了不少,先是走那
个女孩父亲的门路,然后又要求对决,输了之后偏偏想耍赖。」

  莎尔夫人是女人,原本就对骑士圈子 面追求女人的那套办法非
常反感,听到图书管理员这样一说,更是火冒三丈,忍不住抱打不平
起来:「居然有这样的父亲?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这幺一个莫名其妙的
东西,而这东西居然还顶着骑士的头衔,按照我的看法,他连个男人
都算不上......」

  莎尔夫人虽然外表看上去雍容华贵,但是一开口却完全和外表相
反,那张嘴要有多毒就有多毒,要有多臭就有多臭。

  莉娜、罗宾和翠丝丽知道这位夫人的为人,所以并不感到奇怪,
但是105小队的其他成员就不同了,她们都听说过莎尔夫人的赫赫
大名,在她们的心目中这位夫人是堪比艾斯波尔和帕金顿圣国女皇的
人物,此刻当然是彻底呆住了。

  卡文则完全是另外一种反应,他愤怒,非常愤怒,怒得简直要发
疯了。

  今天所发生的事原本就让他感到快疯了,他计画了这幺久、期待
了这幺久,总算是骗得黛娜同意和他来一场对决,原本他连庆祝仪式
都已经準备好了,没有想到最后会变或这样。

  今天这一整天,他就像是从天堂掉进了地狱。「闭嘴,你这个泼
妇。」卡文有些失去了理智,居然对莎尔夫人大吼起来,不过这也是
因为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位老太太倒底是什幺样的人物,如果他知道这
位老太太就是三大神工之中的「精神掌控者」莎尔夫人的话,以他的
性格绝对会趴在这位老太太的脚下舔她的鞋底。

  「叫我泼妇?」老太太大怒,她最听不得的就是别人说她泼妇,
因为年轻的时候很多人这幺叫她,正是因为有这个名头,所以男人全
都远远地躲开她,以至于她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

  这位老太大就像所有的老太太一样,身边总是带着一把长柄雨
伞,用来遮阳挡雨,又可以当作拐杖,发起怒来还可以用来当作武器。
  老太太拎起雨伞,跑上去劈头盖脑朝着卡文打了过去。

  这样的攻击对于卡文来说并没有什幺威力,但是此刻的他正满腔
怒火不知道朝哪里发,手猛地一挥,一阵狂猛的劲力朝着莎尔夫人袭
去。

  等到出手之后,卡文这才醒悟过来。

  在共和国,骑士伤害普通人是一项很严重的罪名。

  老太太离开卡文连半米都不到,无论是莉娜、罗宾还是翠丝丽,
都已经来不及救人,更何况她们根本没有想到卡文居然会对一位老太
太动手,三个女人惊怒之下,同时对卡文全力出手。

  就在那一瞬间,原本显得木讷而又迟钝的图书管理员大叔,突然
出现在了莎尔夫人的身边。

  没有人看到他是怎幺过来的,只看到他伸出手指轻轻一划。

  卡文发出的劲力和三个女骑士含怒的一击,在这轻轻一划之下,
居然同时消失得无影无蹤。

  但是那轻轻一划并没有阻挡莎尔夫人手 的雨伞,就看到雨伞仍
旧落在卡文的脸上。

  只听到「啪」的一声响,雨伞打到的地方顿时留下了一道血红的
印子,卡文的头被打得一阵后仰,他的身体完全被打飞了出去。

  「还好他的实力不怎幺样。」图书管理员大叔拉住了莎尔夫人的
雨伞。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只有这位大叔的朋友们知道,
那雨伞上的力量,其实就是卡文发出的劲力。

  这个世界上除了利奇的「镜.反射」,还有几种武技能够把对方
的攻击反弹回去。这位大叔原本并不会这类武技,只是因为对利奇产
生了兴趣,所以回去之后把那几种武技找出来稍微研究了一下,以他
的实力当然立刻就学会了。

  「我刚才没有说错吧,这个人连男人都算不上。」莎尔夫人翘着
下巴,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倒在地下的卡文,冷冷地说道。

  员警很快就到了,一看冲突的双方都是骑士,立刻把宪兵和执法
骑士叫了来。

  接下来自然是例行公事的询问和笔录,不过等到那些老头子、老
太太和大叔拿出他们的证件,不管是宪兵还是执法骑士全都神色慌张
起来。

  这一次各国特使前来,外交部专门给各国特使发了五种证件,分
别是以红、绿、蓝、白、金五种颜色进行区别,金色的总共七张,持
有者全都是各国首脑级的人。

  不过谁都不知道这七张金色证件发给了谁,只有两张金色证件的
持有者是确定的,一个是帕金顿圣围的女皇安妮莉亚十九世,一个是
罗索托帝国的摄政亲王米洛斯维奇。

  但是现在,他们一下子看到三张金色证件。

  负责检查证件的人看着那三本金色的小本子,汗一下子就下来
了,他们每一个人都检查了三、四遍,这才敢确信证件无误,打人的
莎尔夫人同样不简单,她的证件是白色的,祁各国特使同一级。

  对于这位老太大,负责笔录的人小心翼翼。

  查到105小队的时候,那些执法骑士稍微严厉一些,不过他们
之中大部分人认得莉娜和罗宾,知道这两位的身分,同样也不敢太强
硬,王于翠丝丽,她手 拿的也是白色证件。

  半个小时之后,好几辆的马车停在了餐厅的门口。

  看到那三张金色证件的时候,就有人前去报信,此刻共和国上上
下下早已经乱成一团,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只是一场很小的事件,而
是当作诺曼联盟的间谍在幕后搞鬼。

  幸好那些原本打算过来的大人物,走到半路上终于得到了进一步
的消息。

  等到他们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大部分的人火冒三丈。

  虽然已经明白了这只是一场闹剧,但是涉及到十位尊贵的来宾,
这些大人物们仍旧不得不来这 走一趟。

  来的大人物有七、八个,当中就有莉娜的父亲,他是代表骑士总
部过来的。

  刚刚来到门口,就听到 面有一个老妇人破口大?的声音。

  「你就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狗屁父亲?我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有看
过像你这样混帐的王八蛋,这样好的女儿到哪里去找?偏偏要逼她嫁
给一个狗屁不是的东西?那个东西有资格称作是骑士吗?有资格称
作为男人吗?他是骑士的话,所有的骑士都狗屁不是,他是男人的
话,所有的男人都狗屁不是......」

  一群大人物站在门口面面相觑,他们全都是男人,谁都硬不起头
皮在这个时候闯进去。

  那不是找骂挨吗?

  这些大人物也全都能够猜到,此刻正被指着鼻子臭?的是什幺
人。

  除了第七兵团副团长卡隆,肯定没有第二个倒楣蛋。

  「这个卡隆......」一位大人物摇着头说道。

  「卡隆也不见老,怎幺就已经糊涂起来了?那个叫卡文的人我也
确实有所耳闻,刚才随便打听了一下,名声还真是不怎幺样,就是不
知道卡隆为什幺把他当一块宝?」另外一位大人物也半开玩笑地说
道。

  莉娜的父亲在一边听着,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微笑。他为卡隆感到
庆倖,卡隆被莎尔夫人指着鼻子臭?,这件事明天肯定会成为头条新
闻,传得满城皆知。卡隆这一次肯定会丢一次大脸,不过这未必是一
件坏事,如果不丢这个脸的话反倒麻烦,上面的人肯定要给各国特使
一个交代,那时候处罚起来可就重了。

  此刻莉娜的父亲唯一担心的就是卡隆的火爆脾气,万一愤怒中做
出什幺事冲撞了莎尔夫人,那时候麻烦就更大了。

  可惜他现在又不能独自一个人进去。

  莉娜的父亲并不知道他根本就是白担心,卡隆虽然脾气火爆,而
且为人固执,不过他并不是鲁莽之辈。

  来的时候他已经把事情弄得明明白白,而且他是见过莎尔夫人
的,对莎尔夫人的坏脾气和臭嘴巴早有耳闻,所以来这 之前已经做
好了挨?的準备。

  卡隆还是那种传统守旧的骑士,他们这种人有一个特徵,那就是
对强者绝对服从,莎尔夫人虽然不是骑士,不过她在那个领域的地位
差不多和剑圣等同,卡隆只是准辉煌骑士,离剑圣还差着很多。所以
在他看来,被莎尔夫人骂原本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就像他平时也毫
不留情斥?兵团 面犯错误的那些骑士。

  一边被骂,卡隆一边也在琢磨今天发生的这件事。

  以前他不是没有听过别人对他说卡文的坏话,但他从来没有真正
听进去,因为在他面前,卡文从来都是温和诚恳、兢兢业业,所以他
就把那些批评的话全都当作是恶意中伤。

  但是这一次他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来这 之前,他已经知道卡文把对决的记录送去了骑士总部的仲
裁处,这绝对有些不上道,卡隆不是傻瓜,当然知道仲裁处如果做出
相反判决的话,被夹在中间的他会非常难受。

  这已经等同背叛。

  他第一次对卡文的种种表现有所怀疑。

  想要知道卡文的为人倒底怎幺样其实并不困难,他从兵团 面随
意点了几个人,先告诉他们卡文出事了,罪名是殴打莎尔夫人,卡文
这辈子肯定毁了,十之八九会被发往炮灰营,然后再问他们卡文平时
的为人倒底怎幺样?

  被叫进去的这些人一听到卡文再也没有出头的日子,立刻没有顾
忌,把卡文往日的为人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真相让卡隆非常郁闷。

  不过他在后悔之余又有些庆倖,还好女儿没有嫁给这样一个人。

  因为这些缘故被莎尔夫人一顿臭?,卡隆除了点头,一句话都没
说。骂了半天,老太太也有点累了,她很不喜欢这种骂不回口的人,
这会让她失去很多乐趣,她最喜欢的就是有人和她对骂,然后被她骂
得说不出话来,这样才有挑战性。

  「算了,这件事反正是你们父女之间的纷争,我这个外人没必要
插进来多事。」

  老太太讪讪地抬起头来朝着门口喊道:「我知道你们在外面站了
很久了,有什幺事进来说吧。」

  三大神工全都是顶级的念者,怎幺可能不知道有人站在外面?事
实上就算没有图书管理员大叔帮忙抵挡,这位老太太也有办法自保。

  看着门打开,一群大人物进来,卡隆连忙打了个招呼后退到了一
边,他有些羞怯地朝着女儿走去。

  「父亲,您不会是来逼我嫁给卡文的吧?」黛娜似乎受到了老太
太的感染,嘴巴也变得尖酸刻薄,可见这一次她确实有些愤怒了。

  以前卡文还只是纠缠她,这一次则是完全撕破了脸皮。

  「我不得不承认在这件事上或许是我错了。」这位父亲已经没脾
气了,他长歎了一声,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这对父女俩都不是擅长说话的人物,一时之间僵在了那 。过了
好半天,黛娜的父亲才找了一个不是话题的话题:「你的雷霆斗气已
经修练到了第六重,六重以后雷霆斗气有很多改变,有时间的话回家
一趟......」卡隆又长歎了一声,想要和女儿和解居然不得不用这样的
藉口,他感觉到自己确实够失败的。

  「我......」黛娜看着父亲那突然间变得苍老的脸,心 也很不是
滋味:「我很久没有去给妈妈扫墓了,最近打算抽空去一下。」这无
疑是一个和解的信号,卡隆虽然粗莽,却不是傻瓜,他连连点头。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