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比特币 >

资讯中心

比特币逆势暴涨:收复失地还是疯狂的尽头?
* 来源 :http://www.tourdavao.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30 03:54 * 浏览 :

  在多国强势监管下,比特币反而走出了史上最高价格,谁在推动这一轮暴涨?PayPal董事会文斯•卡萨雷斯对比特币“未来10年可能涨至100万美元/枚”的预言能成真吗?

  “比特币价格强势回归,最好的抄底时机已经过去了。”一位币圈投资者感慨道。

  10月13日,因监管政策而遭“腰斩”的比特币不仅在短短1个月内收复失地,并且价格再创新高,根据欧洲比特币交易网站Bitstamp报价,当日最高价达5920美元(约38944元人民币),这也是比特币迄今为止的最高价。

  比特币此前曾重大危机,9月4日,中国央行联合多部委发布ICO(指数字货币首次公开众筹)的公告,不久后再次宣布关闭国内交易所的消息,受此影响,9月15日比特币触底3000美元,十天内跌去50%。

  尽管遭到,比特币还是出现逆势暴涨,原因何在?看好的人比特币是未来的世界货币,唱空的人嘲笑这不过是疯狂的尽头。

  10月15日,“比特币暴涨50%,惊动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之相似的利好消息不断地在各个比特币交流群中,令一些投资者欢欣鼓舞。

  然而,对于1个月前的暴跌,有投资者仍心有余悸。9月15日,国内三大著名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火币网以及OKCoin币行先后宣布将停止所有交易,短短两天时间,比特币从近31000元下跌至不到16800元,引发恐慌性抛售。

  暴跌当天,堪称整个币圈的“黑色星期五”,有资深投资者感到“一切都完了”,除了价格跳水以外,让他们备受打击的是多国严厉的监管态度:以中国、俄罗斯为代表的国家明确表示将虚拟货币的交易。

  如果将比特币比作一家公司,以最高价约5900美元/枚计算,比特币的市值已达到966亿美元,与目前全球顶尖的百家公司相比,比特币可排到第81位。

  而在这家公司中,中国区的地位原本举足轻重,自2014年后就稳居最大比特币交易国的宝座,垄断了全球近90%的比特币交易量。此外,中国地区还凭借充足的水电资源、廉价的劳动力成为比特币生产大国。

  生产比特币的主要方式为“挖矿”,即利用芯片的计算能力进行哈希碰撞,从而获得系统励的比特币。据《财新》报道,目前全球排名前10的矿池中,有7个属于中国,算力(即挖矿生产力)可超过全网的80%。

  自中国关闭虚拟货币交易所以来,大量在中国生产的比特币只能通过场外交易或海外交易的方式出售。一位业内资深投资者分析称,目前中国境内无法交易,不少比特币持有人不出货,造成短缺,而国外又需求旺盛,再加上小币种会被虹吸兑换比特币等各种因素,因此反而会助推比特币价格上涨。

  比特币价格暴涨亦离不开炒家的身影。金融分析师肖磊认为,“中国ICO以及关闭比特币交易所,实质上将导致更多的资金重新回到比特币市场。那些之前疯狂参与ICO,以及小币种炒作的投资者,不得不回到比特币市场,做长线持有者。”

  国内交易所的全线关闭,曾让部分投资者们感到失望无比,而在价格屡创新高的刺激下,财富正以另一面貌重新出现。

  在币圈内,流传着“一币一墅”的俗语,意思是一枚比特币在未来可能价值一栋别墅,直接道出了比特币支持者们的美好想象。

  线上平台的关闭无法比特币玩家的投资热情。比特币强势回归后,私下交易也再度变得火热,一位投资者告诉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现在的交易都是私下进行,多数走群主交易。”实际上,比特币早期交易主要依靠的就是场外途径,最早的玩家甚至在淘宝进行买卖,如今交易所取消,场外交易再度活跃。据《金融时报》报道,场外每日交易额最高超过亿元。

  场外交易的主要渠道有机构自营的信息中介平台以及各种微信群、QQ群。以一家名为“可盈可乐(coin cola)”的场外交易软件为例,需要用户自己评估交易风险、挂单卖币,一旦交易过程出了问题,平台只会对进行简单处理。

  相比风险自担的场外交易平台,多数人选择更为简单直接的方式,即通过各个交流群进行私下交易。无冕财经研究员所在的一个400多人的交流群中,群主为买卖双方作第三方,双方将比特币以及钱转交给群主后,群主进行交易确认,从中收取0.2%到0.5%不等的费用。

  资深投资者马东(化名)曾在群中喊价360多万元出售100个比特币,由于涉及金额过大,他并不打算走群主,而是面对面交易,即“一手交钱,一手交币”,在大规模交易中,线下交易一般是投资者们的首选。

  2017年7月,国内比特币交易月度成交额为301.7亿元,占全球总交易量的30%,而国内交易所完全关闭,意味着庞大的资金将流向场外交易以及海外交易,并可能导致乱象丛生。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金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比特币进行场外交易将变得难以控制,要杜绝在交易过程出现诸如市场、价格泡沫、洗钱、为犯为提供便利等问题,应通过提升场内交易便利性和规范性,把交易尽可能集中到场内。

  有人认为,比特币要么“一币一墅”,要么一文不值,这取决于它是否能成为未来的世界主流货币。PayPal董事会、比特币钱包Xapo的CEO文斯·卡萨雷斯(Wences Casares)在一次活动上表示全球互联网急需一种货币,而比特币如果能承担这个职责,未来10年内可能上涨至100万美元/枚。

  看好的人相信比特币将成为主流货币,唱空的人则认为这不过是场。同为华尔街投行,态度也呈现两极化,摩根大通CEO戴蒙(Jamie Dimon)近期直指“比特币是一场”,而高盛集团首席财务官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则表示,公司有意研究比特币有关新技术,并开展数字货币交易的业务。

  近期,币圈传出消息称,“中信集团可能收购一家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并实现牌理”,后经澎湃新闻援引相关人士的说法,可能性不大。

  目前而言,日本率先实现了牌理。9月13日,日本比特币交易平台Coincheck在宣布,已经获得下发的首张虚拟货币交易所牌照,意味着虚拟货币交易在日本被正规化,此前也有国内交易平台表示如果发展空间有限,希望能去日本申请牌照运营。

  除了日本、、对比特币展现友好态度之外,部分国家进行了政策收缩。中国、俄罗斯、韩国以及泰国相继了比特币在本国的交易行为,而英美等国则出台政策加强了比特币监管。

  10月1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索契一场有关加密货币的会议上表示,加密货币存在严重风险,会给洗钱、逃税、资助和诈骗等行为创造条件,普通百姓可能会因此受到。

  而欧洲央行副行长维托尔·康斯坦西奥在9月24日也对比特币发表观点称,比特币不是货币,而只是一种投机工具。但维托尔也表示,比特币对货币政策不构成,他将比特币的崛起比作300年前的“郁金香狂热”。

  10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发表称,除了被大量用于投机以及犯罪的风险隐患外,比特币因其自身无价值锚定、机械等内在缺陷,难以成正货币。

  姚前进一步指出,未来数字货币发行的算法规则,理应是一套能在保持币制稳定的前提下,让货币供给充分适应宏观经济多变量变化的智能规则,以目前的技术水平看,有可能是一套精致的基于机器学习算法的人工智能模型。